WILLHUNTING

回家两天,趁假期还有余额,16个卷冲扫了12个,剩下四个配不上对,只能等着排队组合。

2356.6公里,也没觉得很累,腰虽然不舒服,但还不至于中途摞下我,坚持下来,在路上遇上了雪花,看见了星星,看见了七彩晚霞,一路平安回家。

假期准备了二十几个胶卷,一盒所剩无几的单从,一辆今天保养完的车,两个被工作和学习憋伤心的人,如果可能,再加上条狗狗。

今年开始徒步,球打不成,就再寻个爱好。


四号湖

踏雪寻狗

春节那几天降温,应该有机会上山。

2

IOS系统是一套刺激学习的防痴方子,再加上ADOBE一整套,弄懂要几个项目,好长的时间。很久没有这样想学点东西,说教的东西看不上,实在的技能和背上一首诗看上一段世说新语的故事一样吸引人。

去年秋天

倒不是我想曝得如此的欠,APX400推到800,街道浓密的树荫也只有1/2或者1/4的正常快门。唉,开心就好,谁叫现在数码随时都能整个6400去拍,我还揣着个100/400的胶卷盒出门。

这一年诸事顺利。

第一个学期结束,从懵懂小学到粗暴初中这一页翻得确实快,从此焦虑的眉头时常浮现在懵逼的小脸上,还好你自幼无知无畏,后知后觉,慢是慢点,还不至于被击垮,终于开始有些小觉悟。

这一段为了个病毒天天昏昏然,户外也不能久站,完全恢复怕是要到春暖花开。

两个星期也没能从病理反应中恢复回来,胸闷气短,鼻头瓮起,在个体差异中去体会医生给出的规律,一切尽不在掌握。身体要听病毒的,工作要听客户的,生活要听娃娃的,就还剩一个锅铲握在手中了。

无论身在何处,都在为了生活打拼。

 
1 / 125

© WILLHUNT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